【双花】张佳乐他妈



        题目并不是在骂人,我真的,是张佳乐的母亲,没错,就是你想的那个张佳乐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觉得自己算是个挺开明的家长,比如张佳乐初二那年跟我说,妈,我想把这玩意染成绿的。我都忍着并没有打折他的腿,而且最后虽然没染绿,还是留了个小尾巴。后来那小子告诉我,他一开始目的就是想留长,说染成绿的就是为了刺激刺激我,再提留长就比较容易妥协。他说完了原委腿还是没折,所以我敢肯定,我是个挺开明的妈妈。


        后来他茁壮成长到高三了,高考结束后他来到我面前,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,告诉我他不想上大学了,要去打电竞。这回没耍什么花招,平铺直叙的告诉我,那小子眼神里透着股倔劲,像是宣告着即使我不同意,他也不会改变他的决定。所以我思考了很久之后,还是放他走了,跟他说我等着你捧座奖杯回来,我等着做大明星的妈妈,以后靠卖你的签名和童年丑照养老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跑去打的游戏叫荣耀,从和他打电话时的闲聊,我能拼凑出他现在的生活。他跟我说他现在有个搭档了,叫孙哲平,那人很厉害,大概也就比他差那么一点。他们在尝试磨合成为一个组合,到时候一定能横扫整个联盟,摘得桂冠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听着电话那边热情洋溢的声音,还有乐乐对未来的畅想,也就跟着他笑,说你小子可谦虚点吧,幸亏有个搭档还能管着你点,不然不知道要疯成什么样子。张佳乐笑的更开心,说就他?管我?得了吧,我那搭档可比我还疯。
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我也见过孙哲平几面,老实说,他给我留的印象说不上不好,却总隐隐给我带来不安。他太狂,据说作为电竞选手还不怎么注意手部保养,虽说是这个年纪特有的少年锐气,但我总怕他俩这样疯,会出什么事。但愿只是我上了岁数,开始做些无谓的担忧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我不安归不安,这不妨碍我给我儿子打  call!繁花血景啊!我看着他在赛场上铺开绚烂的光影,创造出属于他自己的盛世,我就分分钟只想尖叫,真·妈妈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也不妨碍我嗑他俩的cp


 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我闲的没事逛论坛,机缘巧合之下看见姑娘发帖写他俩的文,文里的张佳乐ooc的不行,是个什么忧郁小王子的文青设定。啧啧,姑娘们啊,你们不能因为他头发长就觉得他文青,读书时候他天天跟猴似的,估计半篇课文都读不顺。就他那头发,当年还说要染成绿的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扯远了,拉回来说cp的事,我当时看了两眼那篇小说,因为张佳乐的ooc,代入感也不是很强,我就这样坦然接受了我儿子喜欢男性。倒是那里的互动还真甜到我了,让我这个老母亲结结实实少女了一把,然后我转念一想,激动地一拍大腿,双花好嗑啊!


        孙哲平那孩子狂,还带着洗不掉的痞气,拽得跟全世界都没他酷盖一样,我儿子也不是个善茬啊!那小子,该中二的一点不少,而且看起来大大咧咧的,其实认准什么就拼了命也要够到。加之也是正年轻气盛,狂起来一点不比孙哲平少。这两个人,能磨合出这种默契,想必是并肩作战了无数次,模拟,训练,日复一日。估计还没少呛火,一场对战下来,这个抱怨那个慢了半拍没配合上,那个骂这个不顾配合只管自己冲。然后一拍桌子骂一声:“靠!再来!”就这样一直练到连眼神都不必要,互通脑电波一般的默契,我就不信他俩擦不出火花来!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那时候我还把二三次元分的非常清楚的,嗑cp里的张佳乐是我“儿子”,但是绝对和那个我从小一点点养大的小子画不上等号,所以我并没有及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
        再后来,我的那点隐忧居然一语成谶了。2020年,按他们的记法,就是第五赛季,我儿子的队伍拿了第二次的亚军,冠军队的队长大小眼很严重,我怀疑就是因为这个,他吓到我儿子了,所以乐乐才发挥失常,唉我可怜的儿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赛季的最后几场,孙哲平都没上场,后来他退役,原因是手受伤,离场的身影第一次显得没那么拽了。我心里一颤,知道乐乐这会肯定难受,又是无从发泄又无能为力的那种,思来想去也不知从何开始安慰,最后只是去了条微信,跟他说夏休期了吧,回家好好歇歇,妈给你做好吃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年夏天他话少了一点,但还是扯出笑脸,告诉我等着他捧奖杯回来,以后等着卖他签名去,童年丑照就大可不必了。三个月的夏休期,他只在家待了一个礼拜,然后就收拾收拾去战队了。他说现在他荣升队长了,事务繁多,忙得很。他是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来的,想和往常一样逗我,但是这次我没笑。临走前我送他出门,没忍住多了句嘴,说你疯也有个限度,注意手,没奖杯也不要紧的,你现在已经是大明星了。何况你就算不是大明星,还有我永远愿意买你的签名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没回头,就说了一句,一定会有冠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那之后的两年,这小子彻底疯了一样,一个人支撑着整支战队冲杀,脸都瘦小了两圈,眼下常挂着青黑,眼睛里倒是闪着光,不像是神采奕奕,倒像是孤注一掷。直到第七赛季,又一次的亚军,冠军还是那个大小眼,真烦,直接导致我现在还不喜欢不对称的东西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乐乐他退役了,回到家,没骨头一样瘫在床上,开始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愉悦退休生活。我看他天天吃嘛嘛香,一副醉生梦死的样子,还是觉得这小子心里有事,他还没能过了这个坎。所以我跟他说,你都打了这么多年游戏了,也不差个一年两年,要实在想,咱就回去,杀他们个回马枪,炸了他们新买的显卡。他沉默了一会,说: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赢。”

  

        休息一年,他没回百花,他说为了冠军,霸图更适合他,而百花,那个人已经不在了,繁花血景也就成为了过往,无法重现的历史而已。第九赛季他复出,却受到了无边的谩骂。那群人说他忘恩负义,叛徒,很难听,所以我开了至少十个小号用来骂回去,敢骂我的宝贝儿子,我就让他们见识见识手速是个遗传的天赋,我儿子是职业选手,我的手速技能点却可以点在怼人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很戏剧化的是,第九赛季,张佳乐还是亚军。这一次,他平静了不少,他说没必要像之前那样不甘了,只求进步一点,然后再一点,那个奖杯他一定会捧回家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承认乐乐转会霸图的确让我有点忘记了孙哲平同志的存在,而我放松警惕期间,这位可是乘虚而入。蒙在鼓里的我并不知道他俩是什么时候又联系上的,而这一次,我含辛茹苦养大的猪,被另一只别人家的猪,拐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世邀赛邀请函发来前的那个春节,临近放假的时候张佳乐突然打了个电话回来,支支吾吾跟我说,过年想多领回来一个人。我一听就乐开花了,欣慰啊,这傻孩子居然还有姑娘愿意要。连忙问东问西,是不是圈里人啊,多大啊,先给我发个照片怎么样,等等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甚至还做了做白日梦,想着不会是苏沐橙那个妹子吧,要是有那么漂亮的儿媳妇,我做梦都能乐醒。电话那头的张佳乐却格外的不配合,搪塞着说见到再聊见到再聊,我高兴地昏了头,没有发现这个问题的蹊跷,直到大年三十那天,我应了门铃,打开我家大门的那一刻。


        门开了,我看见了门外的人,然后我把门又关上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门外站着我儿子张佳乐,和他领回家的“女朋友”。只不过就是那个“女朋友”长得比我家乐乐高点,头发剃了个板寸,有喉结,而且恰好叫孙哲平而已,我痛苦地想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我也还是开门让俩孩子进来了,大过年呢,外面怪冷的不是吗?
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就是些俗套的剧情,大概就是他俩指天指地指空气发誓他俩是真爱。张佳乐这小兔崽子还带着歉意讪笑着告诉我,其实一开始他想先说喜欢自己表妹的,骨科,以此刺激刺激我,一如当年的染成绿的。我冷笑,看在他没真这么做的份上,让他的腿又逃过了一劫。


        另外就是孙哲平单方面的发誓,说我可以放心把乐乐托付给他,他一定会对张佳乐好的。搞的我出了错觉,难道这么多年养的是个闺女?巴拉巴拉说了一堆,我揉了揉眉头,跟他俩说,等等让我缓缓。


        俩孩子心里估计是没少忐忑,孙哲平看似爷们,牵着我家乐乐的手安抚他情绪,其实我看着他全身紧绷,自己也是紧张的不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看张佳乐那个小眼神是彻底慌了,我终归不忍心,提前剧透了一下我的决定:“我之前还嗑过你俩的双花cp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欣赏了一下这俩人的表情由惊转喜,眼看着要往大喜发展,我拖着语调又来了句:“但是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 由喜向惊慢慢转变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孙哲平你当年一走了之,怎么考虑的张佳乐的感受啊?你俩那会儿已经是情侣关系了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张佳乐急着想为孙哲平说话,但是孙哲平轻轻拦了一下他,沉默了一会,他说:“我的确欠乐乐,也欠您一个对不起,这句对不起分量太重,所以我想用后半生来证明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哦豁,这小兔崽子还挺会的嘛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开篇就说了,我是个很开明的妈妈,所以我觉得既然张佳乐原谅他了,这个回答我可以勉强算他过,试用期,我会进一步观望的。呵,男人,敢再伤我家乐乐一次,你就死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嘛,张佳乐进了国家队,远征苏黎世,还真捧回来座奖杯。啧啧啧,世界冠军张佳乐啊,不愧是我的宝贝儿子。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缺点,大概就是国家队里,还有那个阴魂不散的大小眼,看在冠军的面子上,我姑且也就原谅他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再然后,再然后好像也没什么了。孙哲平的试用期已经长达三年,我还没有结束试用的打算。不过既然已经世界冠军张佳乐了,我也衷心希望繁花血景一万年。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那个混小子拐跑了我家乐乐,但换个思路想,至少我cp成真了,他俩还当着我面撒糖了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END.

评论 ( 24 )
热度 ( 175 )
  1.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齐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