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双花】take my hand

*圣诞节短打甜饼

*是个番外,正片在【双花–POKER】元旦活动

*西幻paro    猎魔人x吟游诗人


圣诞节的夜晚属于家人。


当零星的小雪飘下来,肉桂和苹果柔软的香气充满街道,银铃声伴着孩子的笑声响起,孙哲平在天刚擦黑的时候进了家门。他拍掉肩上的雪花,把怀里的大礼盒暂时放在门口的矮柜上,换好鞋向屋里走去。


壁炉前打呼噜的猫被他吵醒,咪呜一声跑过来蹭蹭他的手,被冰了一下,转身又跑回火边睡觉了。


“外面好冷。”孙哲平搓搓手说。


张佳乐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脑袋,“先去烤烤火,我马上就完事了。”


他自从退休后,一头扎进...

【B-D双花生贺24H/4H】星自天涯归

半命题:恨极在天涯


千万恨,恨极在天涯。山月不知心里事,水风空落眼前花,摇曳碧云斜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温庭筠《梦江南·千万恨》



邹远到山脚下的时候,时间已近黄昏。他只提着一包随身的行李,坐上了一辆相当老式的车。山路盘旋而上,这时候是...

【双花】艳遇之城

*大孙生日快乐!!

*是十八岁那年夏天,私设如山。


        凤凰古城,深夜。


        雨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,雨点打在不远处的沱江里,每一滴都会溅起一朵花。张佳乐看着眼前的雨越下越连绵,陷入了对人生的怀疑。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蹲在屋檐底下,身边站着一个和他一样很惨的大兄弟,甚至还要更惨一点,因为那位是雨下大了之后...

【双花】雪落故人归

*古风武侠paro


        北地,铅云低低地覆压在头顶,仿佛下一秒鹅毛大雪就会撒下来,却又并不给个痛快,只阴沉着天色。地上积着前两天下的雪,表层的雪花融化过一点,又被冻成了小冰棱,这时候被呼啸的寒风裹挟着刮过去,划得人脸生疼。


        峰峦之间有一队人马正缓缓而行,山区的路埋在雪里,几乎不能分辨,他们又是逆风,所以走得格外艰难。正走着,为首的马突然一声长嘶,站住了,带着整队人都停了下来。骑在最前面马上那汉子向...

【双花】张佳乐他妈

        题目并不是在骂人,我真的,是张佳乐的母亲,没错,就是你想的那个张佳乐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觉得自己算是个挺开明的家长,比如张佳乐初二那年跟我说,妈,我想把这玩意染成绿的。我都忍着并没有打折他的腿,而且最后虽然没染绿,还是留了个小尾巴。后来那小子告诉我,他一开始目的就是想留长,说染成绿的就是为了刺激刺激我,再提留长就比较容易妥协。他说完了原委腿还是没折,所以我敢肯定,我是个挺开明的妈妈。...


© 齐谐 | Powered by LOFTER